登录新用户注册
您所在的位置:古典文学 > 古代典籍 > 先秦典籍 > 公羊传 >

春秋公羊传·隐公元年

  一、元年,春王正月。

  元年者何?君之始年也。春者何?岁之始也。王者孰谓?谓文王也。曷为先言王而后言正月?王正月也。何言乎王正月?大一统也。公何以不言即位?成公意也。何成乎公之意?公将平国而反之桓。曷为反之桓?桓幼而贵,隐长而卑,其为尊卑也微,国人莫知。隐长又贤,诸大夫扳隐而立之。隐于是焉而辞立,则未知桓之将必得立也。且如桓立,则恐诸大夫之不能相幼君也,故凡隐之立为桓立也。隐长又贤,何以不宜立?立适以长不以贤,立子以贵不以长。桓何以贵?母贵也。母贵则子何以贵?子以母贵,母以子贵。

  二、三月,公及邾娄仪父盟于眛。

  及者何?与也,会及暨皆与也。曷为或言会,或言及,或言暨?会犹最也;及犹汲汲也;暨犹暨暨也。及我欲之,暨不得已也。仪父者何?邾娄之君也。何以名?字也。曷为称字?襃之也。曷为襃之?为其与公盟也。与公盟者众矣,曷为独襃乎此?因其可襃而襃之。此其为可襃奈何?渐进也。眛者何?地期也。

  三、夏,五月,郑伯克段于鄢。

  克之者何?杀之也。杀之则曷为谓之克?大郑伯之恶也。曷为大郑伯之恶?母欲立之,己杀之,如勿与而已矣。段者何?郑伯之弟也。何以不称弟?当国也。其地何?当国也。齐人杀无知何以不地?在内也。在内虽当国不地也,不当国虽在外亦不地也。

  四、秋,七月,天王使宰咺来归惠公仲子之赗。

  宰者何?官也。咺者何?名也。曷为以官氏?宰士也。惠公者何?隐之考也。仲子者何?桓之母也。何以不称夫人?桓未君也。赗者何?丧事有赗。赗者,盖以马以乘马束帛。车马曰赗,货财曰赙,衣被曰襚。桓未君则诸侯曷为来赗之?隐为桓立,故以桓母之丧告于诸侯。然则何言尔?成公意也。其言来何?不及事也。其言惠公仲子何?兼之,兼之非礼也。何以不言及仲子?仲子微也。

  五、九月,及宋人盟于宿。

  孰及之?内之微者也。

  六、冬,十有二月,祭伯来。

  祭伯者何?天子之大夫也。何以不称使?奔也。奔则曷为不言奔?王者无外,言奔则有外之辞也。

  七、公子益师卒。

  何以不日?远也。所见异辞,所闻异辞,所传闻异辞。
上一章:没有了
相关栏目:
  • 诗经
  • 易经
  • 山海经
  • 礼记
  • 仪礼
  • 周礼
  • 孝经
  • 尔雅
  • 左传
  • 尚书
  • 谷梁传
  • 公羊传
  • w88优德娱乐中文版

   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