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新用户注册
您所在的位置:古典文学 > 古代典籍 > 先秦典籍 > 仪礼 >

仪礼·燕礼第六

  燕礼。小臣戒与者。膳宰具官馔于寝东。乐人县。设洗、篚于阼阶东南,当东溜。罍水在东。篚在洗西,南肆。设膳篚在其北,西面。司宫尊于东楹之西,两方 壶,左玄酒,南上;公尊瓦大两,有丰,幂用绤若锡,在尊南,南上。尊士旅食于门西,两圜壶。司宫筵宾于户西,东上,无加席也,射人告具。

  小臣设公席于阼阶上,西乡,设加席。公升即位于席,西乡。小臣纳卿大夫。卿大夫皆入门右,北面,东上。士立于西方,东面,北上。祝史立于门东,北面, 东上。小臣师一人,在东堂下,南面。士旅食者立于门西,东上。公降立于阼阶之东南,南乡尔卿。卿西面,北上。尔大夫,大夫皆少进。

  射人请宾。公曰:“命某为宾。”射人命宾。宾少进,礼辞。反命,又命之。宾再拜稽首,许诺。射人反命。宾出,立于门外,东面。公揖卿大夫,乃升就席。

  小臣自阼阶下北面请执幂者与羞膳者,乃命执幂者。执幂者升自西阶,立于尊南,北面,东上。膳宰请羞于诸公卿者。

  射人纳宾。宾入及庭,公降一等揖之,公升就席。

  宾升自西阶。主人亦升自西阶。宾右北面至再拜,宾荅再拜。主人降洗,洗南西北面。宾降阶西,东面。主人辞降,宾对。主人北面盥,坐取觚洗。宾少进辞 洗。主人坐,奠觚于篚,兴对。宾反位。主人卒洗,宾揖乃升。主人升。宾拜洗。主人宾右奠觚荅拜,降盥。宾降,主人辞,宾对。卒盥,宾揖升。主人升,坐取 觚。执幂者举幂。主人酌膳。执幂者反幂。主人筵前献宾。宾西阶上拜,筵前受爵反位。主人宾右拜送爵。膳宰荐脯醢。宾升筵。膳宰设折俎。宾坐,左执爵,右祭 脯醢,奠爵于荐右,兴取肺,坐绝祭,哜之,兴加于俎,坐挩手,执爵,遂祭酒,兴席末坐,啐酒,降席坐,奠爵,拜告旨,执爵兴。主人荅拜。宾西阶上北面坐, 卒爵,兴,坐,奠爵,遂拜。主人荅拜。

  宾以虚爵降。主人降。宾洗南坐,奠觚,少进,辞降。主人东面对。宾坐取觚,奠于篚下,盥洗。主人辞洗。宾坐,奠觚于篚,兴对。卒洗,及阶揖升。主人 升,拜洗如宾礼。宾降盥,主人降。宾辞降。卒盥,揖升,酌膳。执幂如初。以酢主人于西阶上。主人北面拜受爵。宾主人之左拜送爵。主人坐祭,不啐酒,不拜 酒,不告旨,遂卒爵,兴,坐,奠爵拜,执爵兴。宾荅拜。主人不崇酒。以虚爵降,奠于篚。

  宾降,立于西阶西。射人升宾。宾升,立于序内,东面。主人盥,洗象觚,升宾之,东北面献于公。公拜受爵。主人降自西阶,阼阶下北面拜送爵。士荐脯醢, 膳宰设折俎,升自西阶。公祭如宾礼,膳宰赞授肺。不拜酒,立卒爵,坐,奠爵拜,执爵兴。主人荅拜,升,受爵以降,奠于膳篚。

  更爵洗,升,酌膳酒以降,酢于阼阶下。北面坐,奠爵,再拜稽首。公荅再拜。主人坐祭,遂卒爵,再拜稽首。公荅再拜。主人奠爵于篚。

  主人盥洗升,媵觚于宾。酌散,西阶上坐,奠爵拜宾。宾降筵,北面荅拜。主人坐,祭,遂饮。宾辞。卒爵拜。宾荅拜。主人降洗。宾降。主人辞降。宾辞洗。 卒洗,揖升,不拜洗。主人酌膳。宾西阶上拜,受爵于筵前,反位。主人拜送爵。宾升席坐,祭酒,遂奠于荐东。主人降,复位。宾降筵西,东南面立。

  小臣自阼阶下请媵爵者。公命长。小臣作下大夫二人媵爵。媵爵者阼阶下皆北面再拜稽首。公荅再拜。媵爵者立于洗南,西面,北上,序进,盥,洗角觯,升自 西阶,序进酌散,交于楹北。降,阼阶下,皆奠觯,再拜稽首,执觯兴。公荅再拜。媵爵者皆坐,祭,遂卒觯,兴,坐,奠觯,再拜稽首,执觯兴,公荅再拜。媵爵 者执觯待于洗南。小臣请致者。若君命皆致,则序进,奠觯于篚,阼阶下皆再拜稽首。公荅再拜。媵爵者洗象觯,升实之,序进,坐,奠于荐南,北上,降,阼阶下 皆再拜稽首送觯。公荅再拜。

  公坐,取大夫所媵觯,兴以酬宾。宾降西阶下再拜稽首。公命小臣辞。宾升成拜。公坐奠觯,荅再拜,执觯兴,立卒觯。宾下拜。小臣辞。宾升,再拜稽首。公 坐奠觯,荅再拜,执觯兴。宾进,受虚爵,降奠于篚,易觯洗。公有命,则不易,不洗,反升酌膳觯,下拜。小臣辞。宾升,再拜稽首。公荅再拜。宾以旅酬于西阶 上。射人作大夫长升受旅。宾大夫之右坐,奠觯拜,执觯兴。大夫荅拜。宾坐祭,立饮卒觯,不拜。若膳觯也,则降更觯洗,升,实散。大夫拜受,宾拜送。大夫辩 受酬,如受宾酬之礼。不祭,卒受者以虚觯降,奠于篚。

  主人洗,升,实散,献卿于西阶上。司宫兼卷重席,设于宾左,东上。卿升拜受觚。主人拜送觚。卿辞重席。司宫彻之。乃荐脯醢。卿升席坐,左执爵,右祭脯 醢,遂祭酒,不啐酒。降席,西阶上北面坐,卒爵,兴,坐,奠爵拜,执爵兴。主人荅拜,受爵。卿降,复位。辩献卿,主人以虚爵降,奠于篚。射人乃升卿。卿皆 升就席。若有诸公,则先卿献之,如献卿之礼。席于阼阶西,北面,东上,无加席。

  小臣又请媵爵者。二大夫媵爵如初。请致者。若命长致,则媵爵者奠觯于篚,一人待于洗南。长致,致者阼阶下再拜稽首。公荅再拜。洗象觯,升实之,坐,奠于荐南,降。与立于洗南者二人皆再拜稽首送觯。公荅再拜。

  公又行一爵,若宾若长,唯公所酬。以旅于西阶上如初。大夫卒受者,以虚觯降,奠于篚。

  主人洗,升,献大夫于西阶上。大夫升,拜受觚。主人拜送觚。大夫坐,祭,立卒爵,不拜旣爵。主人受爵。大夫降,复位。胥荐主人于洗北,西面,脯醢,无脀。辩献大夫,遂荐之,继宾以西,东上。卒,射人乃升大夫。大夫皆升就席。

  席工于西阶上少东。乐正先升,北面立于其西。小臣纳工。工四人,二瑟。小臣左何瑟,面鼓,执越,内弦,右手相,入。升自西阶,北面,东上,坐。小臣坐,授瑟乃降。工歌鹿鸣、四牡、皇皇者华。

  卒歌,主人洗,升,献工。工不兴,左瑟,一人拜受爵。主人西阶上拜送爵。荐脯醢。使人相祭。卒受不拜。主人受爵。众工不拜受爵,坐祭,遂卒爵。辩有脯醢,不祭。主人受爵,降奠于篚。

  公又举奠觯,唯公所赐,以旅于西阶上如初。卒。

  笙入,立于县中,奏南陔、白华、华黍。

  主人洗,升,献笙于西阶上。一人拜,尽阶不升堂受爵,降。主人拜送爵。阶前坐,祭,立卒爵,不拜旣爵,升授主人。众笙不拜受爵,降,坐祭,立卒爵。辩有脯醢,不祭。

  乃闲歌鱼丽,笙由庚;歌南有嘉鱼,笙崇丘;歌南山有台,笙由仪。遂歌乡乐。周南:关雎、葛覃、卷耳;召南:鹊巢、采蘩、采苹。大师告于乐正曰:“正歌备。”乐正由楹内东楹之东告于公,乃降复位。

  射人自阼阶下请立司正。公许。射人遂为司正。司正洗角觯,南面坐,奠于中庭,升,东楹之东受命,西阶上北面命卿大夫:“君曰:‘以我安卿大夫。’”皆 对曰:“诺。敢不安!”司正降自西阶,南面坐,取觯,升,酌散,降,南面坐奠觯,右还,北面少立,坐,取觯,兴,坐,不祭,卒觯奠之,兴,再拜稽首,左 还,南面坐,取觯洗,南面反奠于其所,升自西阶,东楹之东请彻俎。降,公许。告于宾。宾北面取俎以出。膳宰彻公俎,降自阼阶以东。卿大夫皆降,东面,北 上。宾反入,及卿大夫皆说屦,升就席。公以宾及卿大夫皆坐乃安。羞庶羞。大夫祭荐。司正升受命,皆命:“君曰:‘无不醉。’”宾及卿大夫皆兴对,曰: “诺。敢不醉!”皆反坐。

  主人洗,升,献士于西阶上,士长升,拜受觯,主人拜送觯。士坐祭,立饮,不拜旣爵。其它不拜,坐祭,立饮。乃荐,司正与射人一人,司士一人,执幂二 人,立于觯南,东上。辩献士。士旣献者立于东方,西面,北上。乃荐士。祝史、小臣师亦就其位而荐之。主人就旅食之尊而献之。旅食不拜受爵,坐祭,立饮。

  若射,则大射正为司射,如乡射之礼。

  宾降洗,升,媵觚于公。酌散,下拜。公降一等。小臣辞。宾升,再拜稽首。公荅再拜。宾坐祭,卒爵,再拜稽首。公荅再拜。宾降,洗象觯,升,酌膳,坐, 奠于荐南,降拜。小臣辞。宾升成拜。公荅再拜。宾反位。公坐取宾所媵觯,兴,唯公所赐。受者如初受酬之礼。降,更爵洗,升,酌膳,下拜。小臣辞。升成拜。 公荅拜。乃就席,坐行之。有执爵者。唯受于公者拜。司正命执爵者:“爵辩,卒受者兴,以酬士。”大夫卒受者以爵兴,西阶上酬士。士升,大夫奠爵拜。士荅 拜。大夫立卒爵,不拜,实之。士拜受。大夫拜送。士旅于西阶上辩。士旅酌,卒。

  主人洗,升自西阶,献庶子于阼阶上,如献士之礼。辩,降洗,遂献左右正与内小臣,皆于阼阶上,如献庶子之礼。

  无筭爵。士也,有执膳爵者,有执散爵者。执膳爵者,酌以进公,公不拜受。执散爵者酌以之公命所赐。所赐者兴受爵,降席下奠爵,再拜稽首。公荅拜。受赐 爵者以爵就席坐,公卒爵然后饮。执膳爵者受公爵,酌,反奠之。受赐爵者兴,授执散爵。执散爵者乃酌行之。唯受爵于公者拜。卒受爵者兴,以酬士于西阶上。士 升。大夫不拜,乃饮,实爵。士不拜受爵。大夫就席。士旅酌亦如之。公有命彻幂,则卿大夫皆降西阶下,北面,东上,再拜稽首。公命小臣辞。公荅再拜。大夫皆 辟。遂升,反坐。士终旅于上如初。无筭乐。

  宵则庶子执烛于阼阶上,司宫执烛于西阶上,甸人执大烛于庭,阍人为大烛于门外。宾醉,北面坐,取其荐脯以降。奏陔。宾所执脯以赐锺人于门内溜,遂出。卿大夫皆出。公不送。

  公与客燕,曰:“寡君有不腆之酒,以请吾子之与寡君须臾焉。使某也以请。”对曰:“寡君,君之私也,君无所辱赐于使臣,臣敢辞。”“寡君固曰不腆,使 某固以请。”“寡君,君之私也,君无所辱赐于使臣,臣敢固辞。”“寡君固曰不腆,使某固以请。”“某固辞不得命,敢不从!”致命曰:“寡君使某,有不腆之 酒,以请吾子之与寡君须臾焉。”“君贶寡君多矣,又辱赐于使臣,臣敢拜赐命。”

  《记》。燕,朝服于寝。其牲狗也,亨于门外东方。若与四方之宾燕,则公迎之于大门内,揖、让升。宾为苟敬,席于阼阶之西,北面。有脀。不哜肺,不啐 酒。其介为宾。无膳尊,无膳爵。与卿燕,则大夫为宾。与大夫燕,亦大夫为宾。羞膳者与执幂者皆士也。羞卿者,小膳宰也。若以乐纳宾,则宾及庭,奏肆夏。宾 拜酒,主人荅拜而乐阕。公拜受爵而奏肆夏。公卒爵,主人升受爵以下而乐阕。升歌鹿鸣,下管新宫,笙入三成,遂合乡乐。若舞则勺。唯公与宾有俎。献公曰: “臣敢奏爵以听命。”凡公所辞皆栗阶。凡栗阶不过二等。凡公所酬,旣拜,请旅侍臣。凡荐与羞者,小膳宰也,有内羞。君与射,则为下射,袒朱襦,乐作而后就 物。小臣以巾授矢,稍属。不以乐志。旣发,则小臣受弓以授弓人。上射退于物一笴,旣发则荅君而俟。若饮君,燕则夹爵。君在,大夫射则肉袒。若与四方之宾 燕,媵爵曰:“臣受赐矣,臣请赞执爵者。”相者对曰:“吾子无自辱焉。”有房中之乐。
相关栏目:
  • 诗经
  • 易经
  • 山海经
  • 礼记
  • 仪礼
  • 周礼
  • 孝经
  • 尔雅
  • 左传
  • 尚书
  • 谷梁传
  • 公羊传
  • w88优德娱乐中文版

   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